人人搜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人人搜书 > 潮湿夏夜 > 第6章 撞见

第6章 撞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沈茹菁唇角的笑容微滞,她反应很快,“题在我的脑子里。”

宋洵点点头,整好以暇地道,“那你说。”

其他三人:“……”

沈茹菁大脑也空白了一瞬。

旁边督查组的老师和同学还看着。

沈茹菁深吸口气,准备把摸底考的最后一道大题念出来——

“咳。”

旁边的老师清了清嗓子,笑容和煦,“老师知道你们都是好学生,热爱学习,互帮互助,不过今天天气太热了,要不等课余时间你们再交流交流?”

沈茹菁唇角重新挂上笑容,迅速地接过台阶,“老师说的对,身体才是学习的本钱,天气这么热,我下次再来找宋同学,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。”

话毕,她笑眯眯地招了招手告别,“那我先回去了,老师再见,同学拜拜。”

背过身后走了几步,沈茹菁悄悄加快了脚步,长舒一口气。

那种被盯着的压迫感过去,她才发现自己的腿有点发软。

天知道被宋洵盯着的时候,她差点没忍住就把今天做的一切交代了。

沈茹菁心有余悸地捂住胸口,缓缓平息了一下呼吸。

再去摸了摸额头,已经出了一身汗。

回到宿舍,沈茹菁先简单冲了个澡,香喷喷的鸡排饭已经摆在桌上了。

邱晓诗已经在吃了,一时间寝室里充满了鸡排酥脆鲜香的味道。

另外两个室友好奇地凑了过来,“你们中午点的外卖吗?”

“对,要尝一口吗?”

沈茹菁看到室友的眼神,便拿过多余的一双筷子掰开,将还没开动的鸡排送到对方手中。

“那我就不客气啦。”室友说着,毫不犹豫地夹了一块最大的鸡排入嘴,细碎的脆皮屑落了下来,“好好吃!”

室友满足地喟叹一声,“下次你们点外卖也给我带一份呗?”

沈茹菁看了看只剩两块鸡排了的饭,抿了抿唇,没说话。

原本埋头干饭的邱晓诗抬起了头,满不在乎地道:“可以啊。”

还没等室友欢呼,邱晓诗又补了一句:“你先把钱转我,到时候跟我们一起去拿。”

“啊?”室友脸色微变,下意识地跳过了付钱的话茬,“天气这么热,万一把我晒黑了怎么办。”

“怕晒黑你就打伞啊,涂防晒霜呗。”邱晓诗毫不客气地道,“你又想吃好的,又不想自己亲自去拿,哪有那么好的事啊蓓蓓?”

蒋蓓蓓张了张口,想反驳,又发现对方好像说的有道理,小声道:

“反正你们都要去拿外卖,帮我带一份怎么了,举手之劳的事,大家都是一个寝室的诶……”

邱晓诗吃完了,起身去倒垃圾,发现沈茹菁的那份已经被蒋蓓蓓吃得不剩几块肉,顿时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沈茹菁几眼。

“想要我们顺便帮你带,也行啊,你给个八块跑腿费,我们就帮你带。”

蒋蓓蓓震惊,“八块?!学校里的鸡心和卤菜都才卖八块一份,你怎么不去抢啊,我们还是同学呢!”

“对啊,我们都是同学,亲兄弟都明算账,何况我们同学呢。”邱晓诗边说,边开门出去扔垃圾。

蒋蓓蓓不说话了,哼了一声,想开一罐牛奶喝,却发现自己这周带的牛奶已经喝完了。

她凑到正在默默吃饭的沈茹菁旁边,“菁菁,我带的牛奶喝完了,你有多的借我一瓶呗。”

说是借,其实相当于送。

沈茹菁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桌子,只有学校发的一袋草莓牛奶,这袋她还没来得及喝。

她将这袋牛奶递给了蒋蓓蓓,“只有这个了,你想喝的话拿去吧。”

蒋蓓蓓看了眼,没接,撇了撇嘴道:“学校发的牛奶又廉价又难喝,不会真的有人喝吧?算了,我去找隔壁寝室借。”

话音未落她便起身,头也不回地开门离开了。

沈茹菁递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中,一时间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,有一种微妙的难堪感。

心潮也五味杂陈。

她垂眸,将牛奶重新放在书桌上,握着筷子停滞了几秒,而后又继续吃饭。

只是吃进嘴里的鸡排却怎么也不香了,如同嚼蜡。

也许是沈茹菁的沉默让寝室气氛太过尴尬,另一个和蒋蓓蓓玩得好的女生出声打圆场:

“菁菁,你没事吧?别把蓓蓓的话放在心上,她没有恶意的,只是可能说话比较直。”

明明面前没有人,沈茹菁却下意识地想露出一个没事的笑容。

在发现并没有人看到她的脸部表情后,她嘴角的弧度又停住。

“没事。”沈茹菁开口,声音依然是温和柔婉的,却有一点不易察觉的哽塞在里面,“小事而已,没什么的。”

真的没什么吗?

沈茹菁拆开那包草莓牛奶,没用吸管,直接喝了一口。

浓浓的草莓味盈满口腔,确实有股廉价的糖精味。

她每天领一包学校宿舍发的袋装草莓牛奶,很劣质的工厂,大家基本都不爱喝,每次去领都还剩一大箩筐,沈茹菁看着总是心疼。

邱晓诗以为她喜欢喝学校发的草莓牛奶,每次也把自己的那份领了,然后给沈茹菁。

其实沈茹菁也不喜欢这个味道,只是习惯了节俭和省钱。

甚至连买卫生巾也要数着去买单价最便宜的。

她最奢侈的一次,应该就是中考体考时,在学校小卖部买了一瓶4块的运动饮料。

北城一中拥有全市甚至全省最好的生源,最优厚的师资和最好的环境,学费高昂,中产阶级居多,基本都家庭条件优渥。

沈茹菁不一样,她是从小镇,或者说小乡村里杀出来的。

她小学一二年级是在农村念的,后来又来了北城的乡镇小学,再后来转学到了城区,为了能成功转学,沈丽华还花了三万多的借读费。

考入北城一中的初中部算是意外之喜,她一开始只考进了普通班。

然而每学期期末年级前50名,都能获得奖学金,她为了那笔奖学金,熬夜苦读,终于跟上了大家的脚步。

中考时很幸运,她是以全免奖学金考进去的。

在普通班同学一年要交三万多的学费时,她替妈妈省下了很多钱,也是沈丽华从此逢年过节走到哪里都要夸赞的对象。

因为中午的小插曲,沈茹菁一整天的心情都不是很好。

脑子里总回荡着蒋蓓蓓的那一句——“这么难喝,不会真有人喝吧?”

心情低落,做作业的效率也会变低。

直到十点半的晚自习下课铃声响起,沈茹菁也没能做完今天要交的作业。

她只好嘱咐邱晓诗不用等她,让对方先回去。

“好,那我跟陆星辰他们一起先回寝室了,菁菁你也早点回来,注意熄灯时间哈。”

邱晓诗爽快地道,她人缘很好,随手勾了个女同学,便有说有笑地同陆星辰等人一块走了。

原本热闹的教室安静下来,稀稀疏疏只余几个学生还在教室学习。而其中,又以走读生居多。

他们没有熄灯的限制,随时回家都可以,只是觉得在教室的学习效率比在家更高。

紧赶慢赶写了小半个钟头,沈茹菁抬手一看时间,还有十分钟就要熄灯了,赶紧七手八脚地收拾带回去的资料,小步冲了出去。

深夜的校园安静许多,只余窸窣的风声和似有若无的蛙鸣。

夜风微凉,黑暗的教学楼如同沉默的巨兽,伫立在黑色幕布下。

一阵风吹来,沈茹菁抖了一下,搓了搓胳膊上被冻出的鸡皮疙瘩,加快了脚步。

走过高中部的教学楼,便是初中部的教学楼,中间再穿过一个紫藤萝的长廊,后面便是食堂和宿舍了。

长廊上方缠绕着郁郁葱葱的藤蔓,蜿蜒曲折的尽头有一点昏黄的灯光。

沈菁茹快步走着,却发现尽头处好似有两个人影。

她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,害怕撞上一些放学后在校园里逗留的混混学生。

北城一中的高中部生源严格,初中部却是良莠不齐,时常会有走后门进来的学生。

渐渐走近,两个人的轮廓也逐渐清晰。

似乎是一男一女。

沈茹菁松了口气,猜测可能是偷偷幽会的情侣。

她从旁边默默走过,对方应当不会注意到她。

可这口气没等她吐完,看清了眼前两人后,她的心再度吊在空中。

少年神色闲散地靠在走廊柱上,依然是白天那件白蓝夏服,领口的第一颗扣子仍然没有系上,露出那颗沈茹菁见到过的小痣。

昏黄灯光无声映照出少年利落流畅的下颌线,上边脸则在阴影里,看不清表情。

夜色迷离,他姿态倦怠,单腿支地,比白天的清冷之态多了几分慵懒,正垂眸看着眼前脸色涨红的女孩。

女孩正手捧着一封粉色情书,上面还系着一条粉色的丝带。

“学长,我、我是高二暑期训练营的许夏。今天你在开学典礼上的讲话,我也听到了。”

女生声音有些颤抖,一开始还有些结巴,而后越说越流畅,像是从少年默不作声的态度里汲取了能量。

“可、可不可以,请你收下这封情书?”

咬了咬唇,害怕被拒绝的恐惧大过荷尔蒙的冲动,女生终究将‘喜欢’那几个字吞进喉咙,只含糊地问了句。

少年漫不经心地掀起眼皮,看了那封包装精致的情书一眼,“就这事?”

“……啊,对。”女生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去,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抱歉。”

少年缓慢而又闲散地打了个哈欠,没什么表情的脸看着有几分高不可攀的疏冷,语气近乎冷酷,

“我对成绩不如我的人,不感兴趣。”

“……”

女生呆住。

她想过她会被拒绝的万种理由,譬如有女朋友了、对她不感兴趣、她不是对方喜欢的类型、暂时没有恋爱的打算……

万万没想到,是跟成绩有关。

瞧这意思,想谈恋爱还得成绩先超过他?

眼看着少年就要转身离开,女生慌忙伸手抓住对方的衣角,像是拼命抓住残留一丝的希望,

“我……我会努力学习的!等成绩追上你的时候,你就做我男朋友,好不好?”

少年转过身,盯着那只将衣角攥得皱巴巴的手,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,目光也淡得近乎平静。

女生却下意识地颤了颤,松开了手。

她察觉到眼前的少年似乎不太喜欢别人碰他。

宋洵忽而视线一顿,目光恰好与看过来的沈茹菁相撞。

少女穿着整洁干净的秋季校服,袖口和领口处都十分整齐妥帖,正抱着几本书,有几分拘束地站在十米之外。

脚下的步子要迈不迈,想过来,又不敢过来。

脸色淡定自若,圆润的杏眼里却有些慌乱,像是害怕撞见了什么不该看的。

宋洵突然心情微妙地上扬了几分。

路过被当场抓包,沈茹菁埋头想作缩头乌龟,却听到少年懒散的声音响起。

“我喜欢这样的,什么时候你成绩超过她了,再说。”

她抬头,恰好对上少年的目光。

作者有话要说:注:“对成绩不如我的人不感兴趣”是男主为了一劳永逸拒绝人和挡桃花的方式,重在效率,并不是瞧不起成绩不好的人,后文也有写他只是随口一说、劝女配好好学习、学习才是一辈子的恋人。人设设定的发言不代表作者赞同此种拒绝方式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