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人搜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人人搜书 > 潮湿夏夜 > 第10章 出头

第10章 出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沈茹菁没说话,盘算着什么时候保安能巡逻到这里。

没想到邱晓诗忍不了了,气冲冲地开口:“谢谢,不用了,高一的学弟,建议你还是把重心放在学习上。”

“学姐,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。”男生特地在误会两个字上加了重音,仍然笑眯眯的,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。

“我是看两位学姐很亲切,总感觉在哪里见过,如果不愿意就算了,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,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,干嘛这么防备。”

他从善如流地让开了路,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一样。

沈茹菁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,拉着邱晓诗离开了。

一边是愈发紧密的复习节奏,一边暗流涌动气氛紧张的课堂。

课上丢面子的张澜课下愈发忌恨宋洵。

这种忌恨,在张澜占了某节体育课后,却看到宋洵和班上几个男生跑去打篮球后,达到了巅峰。

他以妨碍教学秩序和课堂纪律为由,告到了教导主任那里。

而沉迷学习的沈茹菁能够知道这件事,还是多亏了邱晓诗。

下课后她被邱晓诗拉着去‘散心’,名为散心实则在线吃瓜。

她们从教学楼的4楼对角,远远地看着对面2楼的教导主任办公室。

少年身影颀长,散漫地依靠在墙壁,听着旁边一脸肃容的教导主任说话。

教导主任是远近出了名的严厉和不近人情,曾生生把一中最调皮捣蛋的男生训斥到无地自容、痛哭流涕。

少年个子很高,靠在墙上仍是高了教导主任半个头。

在教导主任刻意营造的肃立气氛下,也未出现一分意怯,甚至隐隐有几分压倒了教导主任的气场。

“学校是你们学习的地方!是知识的殿堂!”

“不要以为你成绩好,老师们就会……”

“所以……知道了吗?”

隔得太远,教导主任的厉声呵斥被风捎过来,只能听见模模糊糊的字眼。

少年双手插兜,依然是懒洋洋的,漠然的,好像对什么都兴致缺缺,完全没有认真在听的样子。

然而他的五官过于优秀,哪怕是漫不经心的神情也显得分外吸引人。

邱晓诗紧紧攥住沈茹菁的手臂,愤愤不平地道,“本来体育课就是课表上规定的,老张占课怎么还有理了!过分!四十岁的人了还偷偷告状,我小学就不玩这一套了!”

沈茹菁点点头,竖起大拇指,“骂得好。”

“不过宋神真的好帅!!怎么会有人穿校服也能穿出模特的感觉,等等他是不是往我们这边——”

沈茹菁与宋洵四处游离的目光撞上。

两人对视,沈茹菁挽着邱晓诗激动得颤抖的手,丝毫没有第一次时被抓包的窘迫。

对视片刻,少年突然唇角微勾,率先移开了目光。

那个淡笑却让沈茹菁心猝然收缩了一下,仿佛有什么温暖的东西从血液蔓延,烫得人呼吸都在发颤。

“卧槽!!菁菁,他是不是冲我们笑了??!!受不了了,他笑得我脚发软……”

“我以为面无表情的时候已经够帅了,怎么笑起来还要帅好多啊啊啊啊——”

沈茹菁移开目光,轻点着头附和好友的感叹。

正式升入高三之后,原本一周放一天的假,变为两周放一次。

沈茹菁晚自习下课之后,还会在寝室熬夜刷题,本身就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又少一截,黑眼圈都愈发浓重起来。

印在白得透明的肌肤上,有几分伶仃和可怜。

“菁菁,你是不是最近都没休息好啊?黑眼圈快跟我大拇指一样大了。”课间时分,邱晓诗在她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,凑近了会儿打量道。

沈茹菁用手摸了摸,没摸出什么区别,“最近是有点睡眠不足。”

具体表现在,周天早起的时候,当你困得不行,很想会一会周公时,旁边还有个人趴着睡得很沉。

很容易让人心里产生不平衡。

沈茹菁用手掐,用笔尖戳,才勉强保持清醒。

但这样效果往往不持久,哪怕是在课间提前去厕所洗个冷水脸,也撑不过二十分钟。

原来对抗本能是这样一件艰难的事。

沈茹菁在座位上苦恼地托着腮,思考着还有什么办法……想着想着头就不自觉地一点一点起来,然后猛然惊醒。

她居然又睡着了!

沈茹菁懊恼极了,在心里痛斥自己的懒惰。

还有什么办法呢?老师能不能逮着她骂她一顿?

根据她的经验,如果上课搞小动作被老师逮到,老师一个眼神也能让她整节课清醒。

沈茹菁偷偷看了眼台上正背过去写板书的张澜,放弃了这个办法。

张澜骂人太难听了,她不想碰他的霉头。

目光移到右边靠窗位置,正趴着的少年。

他整张脸都埋在手臂里。

沈茹菁突然一计浮上心头。

她拿着笔,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宋洵的手臂,并给自己的行为找了个借口:“醒一醒,上课了。”

对方一动不动。

沈茹菁力道翻了三倍,声量也提高了:“别睡了,太阳晒屁股了。”

宋洵正在做梦。

梦里他躺在树下的网床,惬意地假寐。

梦里没有母亲‘你必须出国,国内教育有什么好的’、‘学什么音乐,全是没用的东西,学个商科,将来也好接管家里的生意’诸如此类的话语,很是轻松自由。

唯一不爽的地方,就是有一只小白猫,一直锲而不舍用尾巴挠他的痒痒。

起初他没太在意,也没什么感觉,就当作凑趣。

没想到这只猫愈发过分,企图把整个尾巴糊到他脸上。

他被毛呛醒了。

宋洵略带躁郁地睁开眼,就看见那个眼睛会说话,看起来很好欺负,实则睚眦必报的女生,正在一旁看着他。

手上还拿着一根不知道从哪来的羽毛笔,离他的脸不到一寸距离。

被他逮了个正着,女生脸不红气不喘地道:“宋洵,上课了。”

语气里倒是有些微不可察的心虚。

沈茹菁看着宋洵缓慢地睁开眼,面色镇定,实则慌得不行。

谁知对方扫了一眼幻灯片上放出来的题,轻嗤了一声:“这种课,还需要上吗?”

丢下这样一句话,少年又趴下换了个方向睡了。

沈茹菁:“……”

莫名地感觉被内涵了。

经此一事,心脏狂跳,倒是真的清醒了。

她转过头去,收敛心神,认真地听起讲来。

每天都有新的试卷,和永远做不完的新练习册。

大课间,沈茹菁抱着刚去年级主任那里领的半米高的试题册,吃力地往下走。

试题册太高,有些遮挡视线,她看不清下楼的阶梯,只好慢慢靠着墙角边,一步一步乌龟似的挪步下去。

旁边有课间嬉戏打闹的男生,追逐着,路过她身边。

也许是手贱,也许是单纯想看她狼狈的模样,有个男生伸手拦了下。

沈茹菁一个趔趄,失去重心,差点顺着楼梯摔下去,练习册也洒落一地。

“……张子怀!”沈茹菁咬牙切齿地道,认出了手贱的男生是张澜的儿子张子怀。

“哎呀,不好意思啦。”张子怀嘻嘻笑了一声,就要走,衣角被沈茹菁揪住。

“你弄掉的,给我捡起来。”

她一字一句道。

一听要去把楼梯上散落的练习册捡起来,张子怀那幅嬉皮笑脸的脸色马上收敛了,“你自己走路不长眼,弄倒的,管我什么事啊?别给脸不要脸。”

沈茹菁没想到,平时看着憨厚的张子怀竟然是这样不讲理的人,“明明是你弄倒的……他也看到了!”

她指了指旁边被张子怀追的男生。

“我?我不知道,没注意。”被追的男生看看天花板,看看右边墙壁,就是不正面看沈茹菁。

“听到没有,你赶紧放手,老子还要去打篮球,别耽搁时间。”张子怀不耐烦地扯了扯衣服。

奈何沈茹菁人看着小小个,力气倒是分外大,没能挣脱。

“你到底要怎样啊?都说了你自己捡了就得了,无语。”

沈茹菁坚定不让:“你弄倒的,你得给我捡起来。”

她曾经的经验告诉她,不能退让。

如果今天的恶作剧轻易放过,那么明天再欺负到她头上,她再发怒,对方也不会把她当回事了。

张子怀的耐心也耗尽了,他用力扯下沈茹菁的手,并且恶向胆边生,狠狠推了一把。

然而一切没能如他所愿——

女生即将失去重心的时候,有人伸出手,托住后背,将她稳住了。

张子怀望过去。

倏然出现伫立在一旁的少年眉目冷峻,正垂眸淡漠地看着他,声音冷得像冬日飞雪。

“捡起来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