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人搜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人人搜书 > 潮湿夏夜 > 第11章 偶遇

第11章 偶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“你算老几啊,管老子的事,你叫我捡就捡啊。”张子怀不爽地道。

少年只淡淡地睨了他一眼,走近了几步,极高的身材天然就带有极剧烈的压迫感。

“你干什么……”张子怀被步步逼退,头一次有种大腿发颤的冲动。

他吞了吞口水,看着自己的衣领被对方轻轻松松地拎了起来,勒紧,他的脸瞬间涨红起来。

旁边的男生看到,连忙跑上来想要帮忙松开。

那双骨节分明甚至有着淡淡青色血管的手,分明看起来骨感漂亮,力气却意外的大。

男生掰了半天,楞是纹丝不动。

“我捡、我捡就是了,你快松开,我……”张子怀整张脸都因呼吸不畅涨成猪肝色。

沈茹菁见状,上前轻声道:“别把他勒死了。”

宋洵闻言,瞥了沈茹菁一眼,松开了手。

张子怀顿时如一条死鱼一般,脱力滑落地上,剧烈地咳嗽起来,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新鲜空气。

沈茹菁还有点担心连累宋洵,她瞅了瞅张子怀的脖子,有一点点痕迹,还好,不是很严重,在校服领口的遮掩下,几乎看不见。

沈茹菁担心宋洵和张澜本就紧张的关系因此更加恶劣,尤其是在张澜心眼小爱面子的前提下。

“子怀哥,你没事吧。”旁边的男生连忙扶起他。

张子怀借力站了起来,起来之后第一件事却是先弯腰把练习册捡起来。

将练习册统统收拢,一边递给沈茹菁,一边犹有余悸地观察着宋洵的神色。

沈茹菁平静地接了过来,脸上没有任何不忍之色。

她清楚如果今天不是宋洵出现托住了她,她摔倒在地,恐怕少不了要去医务室一趟。

因此,对于罪魁祸首,她没有任何同情。

“走了。”张兴怀觑了眼宋洵的神色,眼里仍有些愤懑不平。

可他更害怕刚才那一瞬的窒息感,好像真的要死了。

他毫不怀疑,如果他不求饶,宋洵真的能把他勒到窒息,再打电话送120。

他呼吸困难的时候,没办法从那张无波无澜,漂亮得仿佛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面孔上,看出任何情绪波动。

那一刹,他知道,宋洵是来真的。

他不认输,宋洵真的不会放手。

张子怀带着小弟灰溜溜地离开,内心还是狠狠地记上了一笔。

“今天真的谢谢你了。”沈茹菁很真诚地轻声道谢。

“没有谢礼吗?”

宋洵垂眸看着她,淡声问,似是玩笑,又似乎是认真。

与那双漂亮的眼睛对视,竟让人生不出几分拒绝的心思。

沈茹菁思考了半响,有些不确定地道:“……你想要什么?不太贵的都可以。”

不知道是哪句话触怒了对方,宋洵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没有了。

沈茹菁有点茫然,试探着道,“那……你喜欢喝奶茶吗?或者有什么喜欢吃的外卖?”

宋洵的脸色更冷了。

他没再看她,只是径直从她手中接过一叠练习册,丢下两个字,“走吧。”

沈茹菁点点头,抱着剩下的练习册,跟在对方的身后走进教室。

宋洵随手将练习册放到讲台,便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然而还是有不少人看见两人一前一后地进来,且前者好像帮后者拿着东西。

有胆子大的女生直接过来问沈茹菁:“菁菁啊,我怎么看到宋神送你进来,是不是有什么故事?”

说完,还暧昧地眨了眨眼。

“……”沈茹菁经琢磨着怎么回答才能不给双方造成困扰。

最后还是决定如实回答:“我抱练习册下来的时候,遇到了男生找我麻烦,是宋洵路过帮了我。”

她将重点放在宋洵的助人为乐上。

“这样啊。”问的人若有所思的样子,一看就不太相信沈茹菁的话,“宋神什么时候这么日行一善了?”

沈茹菁耸了耸肩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宋洵不愧是校园风云人物,很快这件事就传了出去。

越传越离谱,逐渐演变成某班女生竟追到宋洵班上告白。

邱晓诗跟沈茹菁八卦起这件事的时候,满脸看好戏的表情,“听说这个女生好像是我们高三年级的,菁菁,你就坐在宋神旁边,有没有看到是谁啊?”

沈茹菁:“……”

谣言的可怖,可见一斑。

她打了个哈哈:“是、是吗,没太注意。”

只能归结于大家的学习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,在这样乏味的日子里,那个不受约束、所心所欲的人,便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。

上午的竞赛班结束,便是难得的半天假期。

沈茹菁难得犹豫了一下,要不要回家。

想起前天晚上打电话时,沈丽华在电话里说:“乖女,你周末回来想吃什么,跟我说,到时候给你做哈,高三辛苦了。”

她突然也有点馋沈丽华做的菜了。

拿到班主任发下来的手机,沈茹菁第一件事就是给妈妈发了条微信消息。

而后便满怀期待地收拾东西下课。

邱晓诗今天也要回家,沈茹菁刷卡出校门的时候,刚好遇到邱妈妈骑着电瓶车,带邱晓诗回家。

远远的,邱晓诗就冲沈茹菁张扬地挥手:

“菁菁——你今天也要回家吗——”

沈茹菁用手围成喇叭状,同样大声地回喊道:“对——你路上注意安全——”

邱晓诗快活地在抱着母亲的腰,挥挥手走了。

邱妈妈笑意盈盈地冲沈茹菁点头示意,沈茹菁也礼貌地点头微笑。

望着好友远去的身影,沈茹菁心中突然浮现起一点酸涩。

其实她也曾希望过沈丽华能来接她,可考虑到沈丽华最近生意很忙,早出晚归,她也不好意思加重对方的负担。

毕竟,沈丽华一个人把她从小带到大,已经够辛苦了。她不想成为对方的累赘。

小时候读书,沈丽华总会跟亲戚骄傲地说:我家菁菁学习从来不用人管,放学回来自己就会乖乖地搬一张小板凳写作业。

那时候沈丽华在菜市场开了个铺子,每天都很忙。

小小的沈茹菁就自己屁颠屁颠地搬桌子,在铺子门口,伴着音乐写作业。

沈丽华22岁时未婚先孕,她没有打掉孩子,坚持一个人将沈茹菁带大,在那个时代,承受了不少流言蜚语。

不是没有人给当时正年轻的沈丽华介绍过对象,大部分都是二婚带孩子的男人。

在沈茹菁的印象里,五六岁的时候,家里就有来过一个叔叔,叔叔很是亲切地请她吃菠萝味的棒棒糖。

直到现在,沈茹菁都还记得那天在小区玩耍时,听到隔壁大爷大妈们脸上看热闹似的表情,说不清楚是恶意还是怜悯,笑眯眯地问她:马上要有一个爸爸了,害不害怕?

她回去问沈丽华:我要有爸爸了吗?

沈丽华的神色一下子严肃了很多,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,问:“你想要爸爸吗?”

她咬着指头,努力地想了想:“爸爸会像妈妈一样爱我吗?会的话,我想要。”

沈丽华点了点头:“会的,如果我要给你找一个新爸爸,那么只有一个要求,他要像我爱你一样,对所有孩子一视同仁。”

后来,她再也没见过那个叔叔。

等她再大一点儿,从亲戚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缘由:

男方要求沈丽华把她放到外婆家里去,但是沈丽华不答应。

她坚持要把小女儿带着一起嫁过去。

自然不了了之。

秋意溜进泛黄的叶子里,夏日已所剩无几。

天高云淡,空气清爽,是北城一年里难得的好天气。

沈茹菁站在公交车站牌下面,耐心等待着405B公交。

正是中午放学时分,高三学生们鱼贯而出,校门口热闹极了。

摆摊的小贩们也都支棱起了摊面,卖狼牙土豆的、凉皮凉面的、手抓饼的、杂粮煎饼、臭豆腐、卖水果的……

一时间空气里都充斥着煎炸食物的浓郁香气,引得沈茹菁也被勾起了馋虫。

她看了看手表,已经十二点了,到家的话得快一点了。

就在她犹犹豫豫要不要去买个煎饼果子垫垫肚子时,一辆崭新豪华的加长轿车突然从眼前开过。

后座上的人侧脸有些熟悉,清风吹起他乌黑的短发,车窗映照出那双淡漠懒倦的桃花眼。

对方没有再穿那身蓝白校服,而是换了件一看就材质极其柔软的灰色短袖。

修长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手机,目光游离着,遥远而又清冷。

侧颜的精致线条让他好似画中人,轻轻一碰便会碎掉。

察觉到一侧的视线,宋洵也掀起眼皮,懒洋洋地看了过来——

隔着公交站台。

他们一个车内,一个车外,短暂对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