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人搜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人人搜书 > 潮湿夏夜 > 第12章 好烫

第12章 好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目光相接两秒,沈茹菁触电般地收回了目光,低头看着自己的脚。

心跳恍若停了一拍,而后如擂鼓般快速震动起来,在耳膜旁愈发清晰。

身后的喧闹人声,和街边车水马龙的嘈杂,都成了模糊的背景音。

奇怪。

沈茹菁伸手摸了摸脸颊,被自己脸颊的温度吓了一跳,随之而来的又是懊恼。

只是同学间的普通对视而已,她为什么要做贼心虚地移开?

平复好心绪只好,沈茹菁再度抬首。

轿车已经飞驰而去。

不知道是失落还是叹息,沈茹菁胸腔隐隐的,有一点酸酸涩涩。

她知道宋洵的家庭条件很好,却没想到会这么好。

也许她和他这样的人,这辈子唯一的交集,就是高三这一年的同桌了吧。

不明不白的失落浪潮涌来,堵得人胸腔发慌。

思来想去,沈茹菁决定还是奢侈一把,走到煎饼果子摊旁,“阿姨,要一个煎饼果子。”

“好嘞,妹妹加什么菜?”

摊主爽快应道,手中动作不停,熟练地将面糊摊到锅上,一阵粗粮的的香气弥散开来。

沈茹菁看了看旁边的招牌,原味5块,孜然里脊8块,香酥鸡柳8块,火腿肉松7块,全家福10块。

好贵……

食堂里一荤两素也才7块。

犹豫了半晌,沈茹菁小声道:“要一个原味的。”

“什么都不加吗?”摊主有点讶异地抬起头,好心提醒,“原味只有鸡蛋、生菜和薄脆哈。”

“嗯。”沈茹菁轻声道,下意识看了看周围,还好,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摊位的小插曲。

“要什么酱?”

“番茄酱,谢谢。”她喜欢酸甜口。

很快摊主便做好了一个原味煎饼果子。

沈茹菁接过热乎乎的煎饼果子,将数好的零钱一张张整理好,递给摊主,“谢谢。”

咬了一口,生菜的清香、鸡蛋的嫩滑合着面饼薄脆一起进入口腔,沈茹菁满足地眯起眼睛。

一周的疲倦都消失了。

“来个全家福。”

散漫清冷的声音却在身侧倏然响起。

沈茹菁嘴里还咀嚼着,下意识地转过头——

她愕然睁大眼。

察觉到她不可置信的目光,宋洵眉梢微抬,“不是说谢礼吗。”

沈茹菁:“……”

她想起上午课间的那句话:你喜欢喝奶茶吗?或者有什么喜欢吃的外卖?

知道了。

她将煎饼果子咬在嘴里,翻开书包,找放在笔袋里的零钱。

笔袋放在书包的最深处,书包里有各种纸巾、试卷、小风扇、钥匙之类的细碎物品,翻了半分钟也没能翻到。

煎饼果子太软了,咬在嘴里的那一截开始垂垂欲坠。

宋洵看不下去了,伸手接过煎饼果子的下半边纸袋,“松口。”

正手忙脚乱嘴也忙的沈茹菁,下意识地乖乖松了口。

终于把零钱翻了出来,她将十块钱整递给摊主,而后才想起——她干嘛要乖乖听宋洵的话?

她伸手想要接过被自己咬了一截的煎饼果子,就看到少年正盯着饼子最上面那个兔牙形状的缺口,又看了看她……的嘴。

沈茹菁:“……”

兔牙大是她的错吗?

少年一身清冷气质,站在这里,格格不入,尤其是手里还拿着个被啃过的煎饼果子。

怪异极了。

她的手又往前伸了几分,宋洵终于将这个煎饼果子还给了她。

沈茹菁继续啃自己的煎饼果子,忍不住问:“你不是回家了吗?”

她刚刚还看到宋洵坐着车走了。

不会是专门掉头来吃煎饼果子吧?

闻言,宋洵只淡淡睨了她一眼,一脸懒得解释的闲散样。

沈茹菁不说话了,算了,学神的心思你别猜。

吃到一半,沈茹菁远远看到熟悉的405B字样,公交车摇摇晃晃出现在视野尽头,“我车到了,先走了,今天上午的事谢谢你,这个全家福果子就当谢礼了,明天见!”

她顾不上宋洵的反应,语速极快地一溜儿说完,便飞奔过去,以便能抢到一个好位置。

宋洵看着少女跑得比兔子好快,瞬间便没影儿的脚步,有些无语。

“您的全家福好了。”摊主将做好的热乎乎的煎饼果子递过来。

宋洵接过来,咬了一口,眉头微不可见地皱起。

啧。

很普通,也不怎么好吃。

——她为什么能吃得那么开心?

-

车上人很多,沈茹菁眼疾手快找到了一个位置。

她将没来得及吃完的煎饼果子包好,塞到书包里,取出耳机戴上,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繁忙街景,听着MP3里传来的澄澈歌声。

身后突然响起一阵喧哗,吵闹到哪怕是戴耳机的沈茹菁也能听到。

她转头,发现是一个老婆婆,跟一个穿北城一中校服的男生吵了起来。

“你坐的是老弱病残爱心专座,我让你让个座位怎么了?!”

老婆婆虽然头发花白,但是精神矍铄,声音也洪亮如钟。

“那这么多人都坐了爱心专座,凭什么就让我给你让座?”男生也是丝毫不让,理直气壮。

老婆婆气结,脸涨得通红:“我欺负你?有没有天理了,到底是谁欺负谁啊……”

周围围观的人群一脸漠不关心地看着热闹,只有售票员帮忙说了几句,见没有效果也不管了。

沈茹菁起身,摘下耳机,对老婆婆道:“婆婆,您来坐我这里吧。”

老婆婆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学生起身给她让座,顿时摆了摆手:“没事没事,你坐你的。”

沈茹菁态度温和而又坚定:“婆婆,没事的,我马上就要下车了,不如给您坐。”

“谢谢你呀,闺女。”闻言,老人不再推拒,拖着大包小包走过来,一屁股坐到位置上,长舒一口气:“果然,还是女娃娃比较有爱心。”

沈茹菁抿唇笑了笑:“不客气的婆婆,举手之劳。”

老人布满皱纹的脸笑成了一朵花,随后想起什么,从旧布包里摸出一包旺旺雪饼,想要塞到沈茹菁的书包口袋里:

“诺,奶奶身上也没带什么好东西,饼干你拿去吃一包。”

“真不用了婆婆。”沈茹菁抬手想要拒绝,却抵不住老人的好意,最终还是收下了这包已经被压得有点碎的饼干。

遇到了善良的人,沈茹菁心情格外的好,下车之后便拆开了包装,将碎碎的饼干慢慢吃完。

很快到了家里,沈茹菁的步伐也禁不住欢快了几分,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然而客厅没有开灯,一片清冷的寂静。

沈茹菁不信邪,又跑去厨房,厨房干干净净的,没有任何痕迹。

她打开冰箱,冰箱里只有零星几个鸡蛋,没有剩菜,证明沈丽华这几天并未在家中开火。

一颗雀跃的心突然就沉了下来。

沈茹菁想要给沈丽华打个电话问问她多久回来,要不要她先把饭蒸上。

却有一条未读消息,就在她发的【想吃土豆炖排骨】下面,是十分钟前发过来的。

平安幸福:幺女,今天中午妈妈要和江叔叔在外面吃饭,中午饭你自己解决哈。

江叔叔是沈丽华最近交往的男朋友,听说是初中同学,还有两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儿。

沈茹菁蹲下身,突然感觉什么胃口都没有了。

甚至胃里一阵阵翻涌,刚刚咽下去的饼干,又想吐出来了。

-

国庆节快要来了,素日里压抑紧迫的氛围明显有了松动,连连轴转的老师们也开始期待国庆的四天假期。

这种燥热的气氛,在老师宣布高三可以参加一轮今年的高中部篮球比赛时,达到了顶峰。

“学校允许你们在这样关键的节点参加比赛,是考虑到大家的学习任务比较重,所以给大家放松一下,别太浪了,一定要合理安排学习和娱乐哈。”

班主任字字句句都是敲打:“参加篮球比赛的男同学,可以报名,女同学也可以去为我们的男同学加油打气,比赛的时间定在晚修,也就是6:00到6:40这个时间点,大家没报名的,可以去观看比赛,不想看的话也可以吃完晚饭,就回来学习。”

确实有稀稀疏疏的同学根本对篮球赛不感兴趣,沈茹菁就是属于不感兴趣的那一类。

不过吃完饭后往往时间还早,邱晓诗常常会拉着她去看一会儿,美其名曰‘合理娱乐、放松身心’。

当然,最重要的原因,是邱晓诗觉得一个人去太无聊了。

左右也不缺那十几分钟的学习时间,沈茹菁便拖着去了。

临近傍晚,极美的残阳染红了半片天空,交接处被柔和地镀上了一层金边,暮云如火。

远处操场的呐喊声、掌声,被习习晚风吹裹着携来,空气里浮动着燥热的荷尔蒙气息。

篮球场两边早就围了两圈厚厚的人群,时不时还能听到激烈的尖叫着,像是在喊着某个人的名字,而后又爆发出一阵掌声。

沈茹菁仔细一听,隐隐约约听到了宋洵两个字。

邱晓诗拉着她七拐八拐,终于挤到了一个比较靠前的位置,看清了篮球场上的全貌。

竟然是他们班的比赛。

在人群里,宋洵的身高几乎是鹤立人群的存在。

他穿着白蓝色的球衣,手臂线条紧实流畅,每一次跳跃、扣篮,都轻盈利落,从容不迫,同时也不乏力量感,观赏性极强。

再一次接到队友传的球,几个以假乱真的动作,便轻轻松松带球过人,眼看两个后卫球员又来防守,进入死角。

他不慌不忙,在一个离篮球框还很远的位置,原地跃起,轻巧却极具力量感地出手,球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。

斜阳余晖里,少年飘扬的衣角被风吹得飒飒作响,犹如灌满的风筝。

砰——

完美入框。又一个三分球!

现场瞬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和尖叫。

“太帅了啊啊啊……!!”

“好帅呜呜呜——”

“宋神!我要做你永远的小迷弟!”

吼得最大声的是一个男生,声嘶力竭。

积分板的统计人员将纸牌掀过去,比分已经来到了21:7。

几乎是碾压性的优势。

中场哨声响起,队友们纷纷兴奋地跑过去与宋洵击掌,若不是顾及宋洵性格,恐怕早就一把抱住宋洵表达兴奋了。

他们这边的昂扬气势,与对方班级的灰头土脸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陆星辰天生心宽,笑嘻嘻道:“宋神,平时怎么看不出来你这么装啊?中场线刚过就敢投篮啊?”

宋洵淡声道:“你就说进没进吧。”

陆星辰夸张地做了个大拇指点赞的动作,“确实进了,你牛逼。”

他自来熟地勾上宋洵的肩,勾肩搭背人模狗样地感叹道:“还好你转来了我们班,嘿嘿,感谢老班。”

其他正在喝水休息的男生们也纷纷点头。

宋洵不置可否地将矿泉水从头顶浇下,没说话。

现场气氛热血十足,让人不禁被少年人的快乐所感染。

旁边一个女生忍不住问:“那个10号男生是谁呀?好帅啊。”

她的同伴回答她:“就是宋洵啊,那个八月份转来的学神,你忘了吗?”

“啊!我只知道他是学神,没想到打篮球也这么厉害。”女生捧着脸作被击倒状,“怎么办,我好心动……”

同伴嗤笑一声,“不用你心动,已经有人行动了。”

沈茹菁看过去,一个穿着短袖校服的女生走了过去。

从这个角度,能看见女生姣好的面容,唇红齿白,正含羞带怯地站在宋洵面前。

她手里拿着一瓶冰镇的矿泉水,声音也如蜜糖般娇软甜蜜,“学长,辛苦了,喝口水吧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