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人搜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人人搜书 > 潮湿夏夜 > 第15章 温热

第15章 温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沈茹菁一路追过去,奈何宋洵实在人高腿长,她追到教室时,上课铃已经响起,这节课还是张澜的课。

沈茹菁只好在座位上坐下来,拿出课本,一边小声地道:“快给我。”

宋洵戴上了耳机听歌,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故意不理。

沈茹菁没办法,撕了一张草稿纸,写上字,然后揉成团丢过去。

纸团刚好打在少年的手臂上。

宋洵终于给了一个眼神,“……?”

沈茹菁拿笔指了指纸团。

宋洵将纸团打开,上面娟秀的字迹工工整整写着:垃圾还给我,或者你扔在后面垃圾桶也可以。

他轻笑了一声,“沈茹菁,扔个垃圾你也要管?”

沈茹菁急了,“但那是我的垃圾。”

她音量有点大,正在讲台上讲课的张澜投来了警告的目光。

如果是平时,张澜早就让站到教室最后面去罚站了,不过看到旁边的宋洵,他只眼神警告了一下。

沈茹菁瞪了宋洵一眼,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不扔垃圾,反而放进衣服口袋里。

一想到擦过她眼泪的纸还放在宋洵贴身的口袋里,她就浑身难受,坐立不安。

这种难受,在突然感觉到小腹隐隐下坠的钝痛感时,达到了巅峰。

仿佛有铅块吊在那里,沉甸甸的,腰也重负不堪的,爬上细细密密的酸痛。

一开始沈茹菁以为是昨晚失眠没休息好的缘故,而后察觉到一股热流涌了出来,她瞬间脸色苍白,额头开始冒汗。

算了算日子,现在还没到时间,还有一周多,难道是前两天喝冰的影响了?

沈茹菁左手放在小腹上,仿佛这样捂着,就能减轻一丝钝痛。右手拿着笔,如常地记着笔记。

然而听课听着听着,沈茹菁忍不住开始走神,缓缓趴了下来,用左手用力捂着小腹,仿佛越用力,就能减轻那一缕如影随形的阴冷湿痛。

好在她的包里常年备着各类琐碎物品,下课铃声一响,沈茹菁就捏着一片护垫直接小跑冲出了教室,掀起一阵风。

她的响动引起了旁边人的注意,宋洵侧头时,看到了少女椅子上的那一点红,鲜艳,像一瓣红玫瑰。

他略一思考,就反应了过来。

正想着等沈茹菁回来之后默不作声地提醒她一下,旁边有男生路过,恰好看到了座位上的那一抹红,瞬间怪叫起来,“哇哦,我们的纪律委员好像亲戚来了~”

他的同伴不明所以,“什么亲戚,怎么了?”

男生挤眉弄眼,笑得暧昧,“就是那个,大姨妈……”他奴奴嘴,示意沈茹菁的椅子。

而一旁的宋洵冷着脸,抽了张纸,沾了点水,速度极快地将那点红擦干净了。

于是男生的同伴只看到干干净净的椅子,和宋洵手上沾染了污渍的纸团,“啊?洵哥你?”

“你这样只会显得你很无知。”宋洵面无表情地起身,语气微冷,“连基本的生理常识都要大惊小怪。”

他本身身量极高,站起来时,男生的眼睛才将将到他挺直的鼻梁,微冷的余光有种千钧的压迫感。

男生吞了吞口水,才想起宋洵是学校花了巨大力气挖过来的转学生,哪怕在开学典礼上那样胡闹也没被责怪过一声,顿时有点胆怯。

但他素日嘴上没个把门,仍然嘴硬,“那我不是担心我们纪律委员吗,所以才关心一下……”

“你还没来遗.精?”宋洵唇角微勾,意有所指的嘲讽,“所以对别人的私事这么在乎?”

男生脸色难看。

宋洵没什么表情地将纸团对准男生身后的垃圾桶,随手扔了过去。

男生以为他要用垃圾砸他,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捂住脸。

纸团擦肩而过,准确无误地投入男生身后的垃圾桶。

宋洵淡淡看了男生一眼,直到男生自己面子上挂不住,嘴皮子耍不过,也不想硬碰硬,干脆装没听到走了。

而邱晓诗上厕所时,刚好撞见脸色苍白神色仓促的沈茹菁,“菁菁,你怎么了?我看一下课你就不在位置了。”

“我的那个提前来了。”沈茹菁细声道,哪怕是在女卫生间也不好意思音量太大,“你有多的卫生巾借我一片吗?”

“我也没带诶,要不我去帮你找其他同学借一下?”邱晓诗说着就要回教室,被沈茹菁连忙拉住。

“没事,我垫了一片护垫,就别问了,撑到回寝室就可以了。”

邱晓诗人缘很好,能借到卫生巾她毫不怀疑,但是坏处就是她天生嗓门大,再加上班上一些八卦的女士,估计下节课班上所有女生都知道她今天姨妈来了。

两人结伴回教室,邱晓诗悄悄地看了下沈茹菁的背后,而后在她耳边道,“菁菁,你后面沾上了,快回去看看座位上有没有。”

“嗯。”沈茹菁点点头,虽然这是生理现象,没什么好害羞的,但是如果弄脏了衣服或者椅子,被看到也有点尴尬。

回到教室,她却意外感受到平时班上上课最调皮、爱讲话,频频跟她作对的一个男生投来的视线。

回到座位上,沈茹菁敏感地发现椅子上有一处颜色比旁边要深一些,还透着一点未干的水迹。

……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。

沈茹菁不敢转头看旁边的宋洵,慌忙拿纸擦了一下,而后坐了下来,臀部下面还是有点湿凉凉的。

小腹的地方依然一阵一阵地涌来蚂蚁啃噬般的疼痛,她脸色苍白,额头冒虚汗,只能趴在桌子上缓解一下。

她拿起杯子,很想去倒杯热水,但又害怕自己的裤子被看见,犹豫间上课铃已经响了。

沈茹菁只好再度放下杯子,想着等这节下课再去叫邱晓诗。

身边却突然响起声音,而后一阵微风掠过,一双骨节分明的手,拿过了她的粉红色水杯。

她一怔,便看到宋洵堂而皇之地手里捏着她的粉红小熊水杯,又转头问她,“热的还是温的?”

沈茹菁下意识回:“热的。”

她便看见少年走到饮水机旁,接了杯热水,还刚好跟进来的班主任撞上。

少年自若的姿态,让进来的班主任反而怀疑自己。

接完后,少年又姿态从容地回座位,将水杯放在沈茹菁的桌子上。

“……谢谢。”沈茹菁小声地道。

宋洵嗯了一声。

沈茹菁将盖子扭紧,隔着校服贴在腹部,滚烫的热度顺着衣服传递,那丝丝缕缕幽冷的痛感似乎缓和了不少。

肩膀上突然微重,一件仍带着余温的外套落下来,同时低沉的嗓音响起。

“穿着。”

不容抗拒的命令语气,而后宋洵又补充道,“昨天刚洗干净的。”

校服外套温热,颇有分量地压在肩上,还有一种她形容不出的高级的淡淡清香,像被上好的柔顺剂洗涤过,而后又被阳光充分晒过后的干燥温暖。

沈茹菁迟疑了片刻,终在宋洵露出不耐之前,顺从地穿上了。

外套很宽松很大,她穿上之后袖口长出一大截,软软地塌在桌子上,乍一看像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。

外套如羽毛般将她包裹得极好,好似一片宁静的避风港,予人妥帖的安全感。

过长的衣身落至大腿,刚好将后面遮得严严实实,不必担心被看见身后染上的污渍。身处这样的温暖之中,莫名地让人觉得安心。

余温还带着少年本身的味道,如冬日的冷空气,柔和而又薄凉,被这样完完整整地包裹着,如同被少年抱着一样。

而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,叫沈茹菁有几分心跳加速,她为自己的念头感到不齿又慌张,再看到宋洵仍然冷淡的一张脸,她莫名有几分亵渎对方的错觉。

“我明天洗干净还你。”沈茹菁心虚地轻声道。

宋洵依然只是懒懒地嗯了一声,仿佛只是随手之举,无甚重要。

人舒坦了一些,沈茹菁浆糊的理智才反应过来——刚才宋洵所做的一切,好像有些超乎普通男女同学之间的界限了……

她后知后觉地掩下发烫的面颊,不知道这次该怎么谢他才好。

中午去食堂的路上,邱晓诗发现了她身上这件明显不合尺寸的校服,“菁菁,你这件校服是谁的呀,这么好,陆星辰什么时候这么贴心了?”

沈茹菁摇摇头,“是宋洵的。”

“……!!!”邱晓诗夸张地用手捂住嘴,而后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周围,见没人注意到她这边的情况才道,“你两什么关系啊,宋神怎么对你这么好!”

沈茹菁怔了一瞬,“普通同桌而已,他只是好心……”

“好心?你看宋神那张脸,长得像好心的人吗,还有他哪次不是对女生凶得要死,之前找他表白的女生一大堆,有几个不是哭着跑走的?别的学校都知道我们一中有个高岭之花,女人只会影响他学习的效率的那种。”

邱晓诗的话让沈茹菁微微怔愣。

邱晓诗见沈茹菁不说话了,笑眯眯地挽着她的手,“等你两有情况了一定要请我喝奶茶!”

“哪有那么夸张,人家真的只是友爱同学。”沈茹菁哭笑不得,可是另外一个隐秘的念头却在脑海里逐渐扎根生长,怎么赶都赶不掉。

吃完饭回到寝室,沈茹菁脱下校服,用水浸泡在盆子,衣角处有一点点不明显的粉色,也许是被未干的血迹沾到了,她陡然脸红起来。

她拿出自己的洗衣粉,有些懊恼,为了省钱,她买的是三块五一大包的洗衣粉,味道是有些劣质的香味,粗粝还带股消毒水味。

想到宋洵衣服上那种淡淡的高级清香,她咬咬牙,破天荒地找邱晓诗借了一下对方的洗衣液。

沈茹菁郑重地用手搓了许久,先将那不甚明显的一点红色先洗掉,而后又用温水浸泡了二十分钟,衣服洗干净之后,她将外套晾在最透风的位置。

微风吹过,白蓝色的校服外套在风中招摇飘舞。

沈茹菁仰头看着,自己也没意识到嘴边挂上了浅浅的笑容。

-

周天返校的晚自习,宋洵看着课桌上放着的干净校服,和旁边散发出阵阵麻辣香气的塑料口袋,破天荒地有些不知道露出什么表情。

他单指微勾挑起口袋,里面香料卤制的红彤彤兔头很是无辜地望着他。

“……送我的?”他在‘送’字上重点咬字。

沈茹菁在旁边有些无措地点点头。

上次看宋洵专门下车为了吃一个煎饼果子,她以为他会对这些特色美食感兴趣,可看现在宋洵的脸色,好像跟她想的不太一样……

“……你要是不喜欢吃,我就给你换一个。”她细声细气地道,有些窘迫。

麻辣兔头的香气非常霸道,整个教室都弥散着鲜香的辣味,引得众人频频侧目,投向香气来源。

一时间,他们这个教室的小角落,沦为聚光灯下的重点。

沈茹菁没等到宋洵的回答,以为对方默认了,便伸手要去提回来,却被宋洵拦住。

“不用。”宋洵说。

当天晚上,宋洵提着这袋麻辣兔头上车时,心情也有点微妙。

为了方便他们上学,宋母给宋洵在学校周围的一处别墅区买了栋房子,江家与他们家世代交好,又在一个学校,两人便住得很近。

司机有时候会一起捎江少聿回去。

今天是周天,季泽也在。

江少聿一闻到这个味道,脸色有些微妙,“宋洵,你不是不吃辣吗?”

他记得宋洵吃辣过敏,小时候宋母不知道,给喂了一点,小宋洵当夜给送进医院。

后来,每当小宋洵不想按照宋母的意愿去做时,宋母都会撤掉当晚的饭菜,只留一盘辣椒炒肉。

原话是:吃不死就去学。

江少聿当时第一次看到从小的玩伴面不改色地吃下了一大盘辣椒,从脖子上到手上都起了一大片红疹,密密麻麻的,在冷白的皮肤上,煞是吓人。

那天差点进ICU抢救,后来在国外的宋父赶回来,怒斥了宋母一顿。

江少聿怕宋洵又发生什么事,赶忙要抢过塑料袋,被宋洵拦住。

“没事,我不吃。”宋洵看出了他的担忧,“我拿回去放着。”

江少聿:“……?你不吃拿回去收藏吗?扔了多浪费啊,不如给我我帮你顺手解决了呗。”

江少聿从小无辣不欢,对这类辛辣食物算是真爱。

宋洵干脆把东西装进书包,扔到后面,“不给。想吃自己买。”

江少聿终于反应过来,这绝对是别人送给宋洵的。

再联想到最近年级上沸沸扬扬的传闻,他暧昧地冲宋洵挤挤眼,“听说你在追你们班一个女生,还亲自给她端茶倒水?”

“……”宋洵无语,“你少听点有的没的。”

江少聿笑嘻嘻,“这不就找你本人来求证了。我猜也是,我们宋少什么时候亲自追过人?一般都是一个眼神妹妹们就自动贴上来了。”

宋洵:“……”

他眯起眼,一脚踹在江少聿膝盖上,惹得江少聿大呼小叫起来,前面的季泽幸灾乐祸,火上浇油,“该收拾他,少聿老把你说得像个花心浪子一样,你的名声大半都是被他败坏的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前两天在修文,今天又开始卡文。好想每天只修文不更新(。)

祝大家520快乐噢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