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人搜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人人搜书 > 潮湿夏夜 > 第16章 私约

第16章 私约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沸沸扬扬的传闻很快被紧凑繁重的学习任务所覆盖,日子来到期中考试。

一中的大型考试向来是按上一次考试的名次正序排列,沈茹菁上一次年级排名86,恰好被分在了6楼的第三个班,离本班教室很近。

下午考完之后,老师便提前放大家去吃饭了,少男少女们疯了一样地跑去抢饭,而沈茹菁蹲在楼底下的花坛旁边,等邱晓诗回教室拿东西。

秋色宜人,天高气爽,教学楼旁的银杏树开得金黄灿烂,地上落满了厚厚的银杏落叶,好似一堆的金子,踩上去有软泥般的触感。

沈茹菁蹲着,玩心大起地玩起了叶子,收集了厚厚一叠,准备拿回去做书签,碎片时间里看书和做摘抄算是她繁忙高三生活里为数不多的快乐。

忽而听到一声微弱的‘喵’声,沈茹菁猛地抬头,看向声音来处,竟然是一只橘色花纹的小猫,看上去只有两个月大,小小的一团,正在花坛里玩耍。

无法抵抗毛茸茸的诱惑,沈茹菁伸出手,招呼着,嘴里也发出‘喵’ 的声音,想要吸引猫咪的注意。

而小橘猫也异常给面子,细弱地喵叫着回应,一边试探着踩着树叶过来。

摸到小猫毛茸茸的脑袋那一刻,沈茹菁整颗心都要化了。

小猫似乎刚出生没几个月,软软小小的一团,也许是因为没有猫妈妈照顾的原因,很瘦,几乎可以透过那层薄薄的皮看到骨头,毛茸茸的脑袋愈发显得大而不合时宜。

沈茹菁心疼地摸着小猫咪的头,小橘猫蹭了蹭她的手心,又轻轻张开嘴舔着她的指头,微痒,像是在讨要吃的。

她慌乱地翻开书包,找到之前为了垫肚子带的面包,撕开一点点地喂着小猫,小猫似乎好几天没吃饭了,饿极了,素食的面包也吃得很快。

她破天荒地有些懊恼,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随身带点火腿肠之类的,这样至少可以喂一下小猫。

宋洵等一行人拿着篮球去操场的路上,江少聿百无聊赖地环顾四周,就看到了这样的画面。

先是江少聿用手肘顶了顶宋洵,未果,而后抢过对方手中旋转的篮球,宋洵才投来不耐烦的目光。

“你的小同桌。”江少聿下巴示意。

宋洵掀起眼皮看过去,就看到了少女专注的侧脸,眉梢眼角温润柔和,眉头微蹙,怜爱地看着眼前猫咪,一只手喂食,另一只手轻轻揉着猫咪的下巴。

少女与猫,画面有几分现世安稳的美好,如惑人的轻柔晚风,让人驻足沉醉。

而一旁的季泽手里拿着一包饼干和几根火腿肠,还在碎碎的抱怨,“我真是搞不懂你们,打篮球有什么好玩的,直接逃了晚自习出去玩不香吗,他们又管不到我们……”

而后手里的火腿肠便被抽走,季泽目瞪口呆,“喂,宋洵,你抢我的晚饭做什么?你们想打篮球,我吃个零食都不准吗!别太过分了!”

“回头还你两个GLOW PLAYER。”宋洵头也不回地丢下两句话。

季泽便瞬间止了话音,这款是最近刚出的最火热的游戏机,有市无价,他哪怕开价十万都很难在市场上求到,唯有宋洵有门路拿到了两台。

他不仅不抱怨了,还殷勤地打开了包再找出了几包零食,“我这还有很多,要不要?你把你的《Survier2045》借我两周就行。”

宋洵懒得理他,径直走到少女旁边。

沈茹菁察觉到有阴影覆盖住了视线,她抬头,便看到少年逆着光,手里还抱着球,衣领微微敞开,慵懒而又恣意,甚至能看到他脖颈下方的那颗痣。

“拿着。”他嗓音散漫而懒倦。

他手一松,两根火腿肠掉下来,沈茹菁接过一看,全是她不认识的英文字母,连学校超市都没有见过的那种。

“没有添加剂。”宋洵又补充了一句。

沈茹菁明白过来,没有添加剂可以喂小猫,比她身上的面包不知要好多少。

“谢谢。”沈茹菁轻声道谢,目送着宋洵离开,回到人群中。

一行人走的时候,江少聿还冲沈茹菁吹了声口哨,“走了喔小美女。”

他笑嘻嘻的,脸上纯粹阳光的笑容很难让人生出恶感,哪怕是吹口哨这样的调戏动作做来也干净不显油腻。

沈茹菁有些不知所措地回应,“拜拜……”

而后她便看到宋洵懒洋洋的一脚,快准狠地踹在江少聿的膝盖腿上。

“别把那套放在她身上。”宋洵低声警告。

江少聿夸张地捂住胸口,“这就护上了吗宋少,我们十几年的友谊居然比不过才认识几个月的小美女,好心痛,我在你的心里到底算什么……”

“闭嘴。”宋洵面无表情,“再逼逼等会你去我对面。”

江少聿瞬间收了话,不演了,无他,宋洵在篮球场上的恐怖压制力,是所有男生都不想遇到的。

谁去他对面,谁就被碾压性的压倒,能让人戒掉篮球再看到宋洵腿就发抖的那种。

沈茹菁安静地喂完了小猫,直至小猫将整根火腿肠都吃得干干净净,依偎着她的掌心,喵喵地撒着娇,她不敢再喂,怕小猫吃太多出问题。

“不知道你有没有名字,给你取个名吧。”沈茹菁低头轻轻地抚摸过小猫瘦弱的背脊,以指为梳,将打结的杂毛一点点顺好,“要不就叫你小秋吧?”

在这个秋天遇到了你,像是上天的馈赠。

冗杂繁重的学业里,小猫是灰色生活里的一抹彩色,每次晚自习之前来撸一下小猫,变成了沈茹菁为数不多的快乐之一。

沈茹菁来都会带一点吃的,有时候是火腿肠,有时候是她吃不完的鸡肉,用清水洗干净,塑料袋装好后带过来喂给猫咪吃。

今天她照常喂完了小猫,却在教室门口被人拦住,“菁菁,想找你说点事。”

沈茹菁蹙眉,是丁依婷,之前让她帮忙找宋洵要过联系方式,她不好拒绝答应了,本以为把联系方式给对方之后就结束了,没想到今天突然又找了上门。

沈茹菁有些不安,不知道对方又有什么念头来折腾她,她上次答应对方,也确实抱着一些息事宁人的想法。

初中三年,她没少受过丁依婷的折腾和指挥,宿舍里的卫生经常都是她一人包揽,被指挥着跑腿去帮忙买东西。

她知道丁依婷在校内校外都很有人脉,家境优渥,叔叔似乎是校董事之一,曾经寝室有个女生,正义感极强,看不惯她这样欺负沈茹菁,跟丁依婷当众呛了几句,第二天就听说那个女生周末回家的路上出事了,被不知道是哪里的混混打了进了医院……再后来就转校了。

她害怕,每天晚上都胆战心惊,却不敢跟老师和家长说,安慰自己熬过去了就好了,默不作声地承受了一切,丁依婷说什么她做什么,还好丁依婷对顺从她的人不会太过分,沈茹菁想着等上了高中就摆脱这一切了。

事实也确实如此,前两年,丁依婷像是忘记了有过一个这样欺压了三年的室友,直至最近找上门来。

“那我先进去咯?”邱晓诗松开了挽着她的手,眼神示意。

沈茹菁点点头,而后跟着丁依婷走到无人的楼梯角落。

“有什么事吗?”她疏离地开口。

丁依婷叹口气,先伸手挽着沈茹菁的胳膊,试图打破两人之间僵硬的气氛,“好菁菁,再帮我一个忙好不好,这周天能不能帮我把宋洵约出来?”

“……”沈茹菁有些头疼,“你可以自己跟宋洵说吗?我记得联系方式我已经给过你了。”

丁依婷脸色差劲,“我之前加上了他,刚说了名字,还没来得及说别的,他就把我删了。”

“没办法,我给他发短信打电话都不回我,只能拜托你了,菁菁你是我在一班唯一的人脉了,我们还是初中三年的室友呢,你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?”

后面的语气接近于撒娇。

沈茹菁想了想,还是婉拒了,“抱歉,我跟宋洵不太熟,我觉得你要约他出来的话,还是当面跟他说比较好,如果没什么别的事的话,我先回去学习了。”

话毕,她转头想走,却被丁依婷牢牢抓住手腕,对方的力气很大,手腕处一阵生疼。

“你必须要帮我!”丁依婷终于不装了,露出骄纵跋扈的真面目,“不然我就举报说你跟宋洵早恋!”

沈茹菁先感到荒谬,而后又想笑,不知道大小姐在说什么胡话,“……你觉得老师会相信吗?我跟宋洵本来就是普通的同桌关系。”

丁依婷冷笑一声,“我之前看到你跟宋洵一起喂猫了,偷偷下课后一起去没人的地方幽会,不是早恋是什么?我还有拍照证据哦,不想被举报休学就乖乖按我说的去做。”

她扬了扬手机,沈茹菁眼神很好,一眼认出了照片中自己的身影,还有宋洵。

明显是偷拍的,这个角度乍一看过去,两人挨得很近,她仰着头,就像用下巴靠在少年的大腿上一样,姿态很是亲昵。

哪怕是一贯好脾气的沈茹菁,此刻语气也变得硬邦邦的,“丁依婷,你不觉得你这样的做法相当于造谣吗?”

丁依婷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,“造谣?我造什么了,我只需要把照片发到论坛上,你说,宋神的粉丝们会不会把你撕了?老师们接到匿名举报,再调监控一看,发现宋洵借过你校服,啧啧啧。”

沈茹菁眼皮一跳,“校服的事,你怎么会知道?”

丁依婷冷笑,“全年级多少人的眼睛都挂在宋洵上,那一整天他都没有穿外套,而你身上明显多了件不合身的校服,当我们是瞎子吗,这都看不到?”

察觉到自己语气有点尖锐,她又柔和下来,脸上笑意盈盈,循循善诱,“我对你还不够好吗菁菁,要不是看在三年室友你尽心尽力的份上,换个别人我压根不会态度这么好,菁菁,你不会辜负我的好意吧?也没让你做什么,就帮我约一下宋洵出来就好了。”

沈茹菁一阵沉默,而后干涩道:“如果我拒绝呢?”

丁依婷的笑容收敛了,神色微冷,嗓音依旧甜美,“哦,那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。宋洵是老师跟校长的宠儿,你算什么呢?被举报他肯定没事,那老师们会怎样看你呢?”

她语速放缓,一字一句毫不掩饰的恶意,“阿姨接到老师电话,来学校一看,哎呀,我的乖乖女儿,怎么还早恋勾引别的男同学呢,我记得你是拿奖学金考上来的吧?万一学校决定收回你奖学金名额,三年十万,不知道你妈妈要卖多少双鞋子才能赚回来呢。”

丁依婷每说一句,沈茹菁的脸色就越发苍白。

她不怕丁依婷去举报,她可以当堂对质证明自己的清白,但是她承担不起万一学校不信任她,所造成的后果。无论是请家长,还是收回奖学金名额,对她来说都是灭顶之灾。

沈丽华在菜市场开了一个小铺面,卖鞋子,卖的是凉鞋拖鞋之类的便宜货,一双鞋只赚三块五块,以量取胜,早出晚归,跟大爷大妈说干口水也只是为了赚那几块。

十万的学费,沈丽华要卖两万双拖鞋才赚得回来,还不包括生活费、摊位费之类……

看出了沈茹菁的动摇,丁依婷再加一剂猛药,“你帮我把宋洵约出来,我以后再也不会找你。”

沈茹菁深深看了丁依婷一眼,内心来回拉扯纠葛,最终下定了决心,“最后一次,以后你别再来找我了。”

“好啊,没问题。”丁依婷见达到目的,笑得轻松,“只要这次你做到了,我不会再来麻烦你咯。”

沈茹菁抿紧唇,明知道这样的保证没有任何意义,可她只能去赌对方微弱的信誉感,赌对方说话算话。

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“周天下午三点,学校旁边的咖啡厅,你就帮我约在这里吧。”丁依婷笑容明媚,不忘再度示意手中的手机,“按我说的做哦。”

沈茹菁步伐沉重地回到了教室,一步一步好似陷入沼泽中心,泥泞的黑泥拽着她。

靠窗的宋洵正左手支着脑袋,右手握着一只黑笔,姿态有几分漫不经心的恣意。

他做题的速度很快,几乎是扫一眼几秒后就得出答案,旁边的草稿纸上干干净净。

之前数次遇到意外情况,宋洵帮过她,喂小猫时也帮过窘迫的她,如今却要被她算计着。

一阵愧疚感涌上心头,似是察觉到她的视线,宋洵微微侧脸,看了过来。

“发什么呆?”

他道,看出了沈茹菁的脸色不太对劲。

沈茹菁站在座位上,欲说话,喉咙处似乎被石头哽住,每一个音节吐出来都干涩无比,“你……周天下午有空吗?”

宋洵回想起江少聿说周天有个聚会,让他一定要来,但面上神色不变,“怎么?”

沈茹菁抿了抿唇,声音更低了,“我……我有一些题不会,能请你到时候给我辅导功课吗?”

她脑子很乱,既有愧疚和不安炙烤着她的良心,又有担心被举报和造谣的焦灼,两边交织,都没发现自己说出来的话暧昧异常。

譬如单单是辅导功课的事,自习课上就可以,完全没必要假期约出来,更像是私人的邀约打着学习的幌子。

宋洵意味不明地注视了她半晌,久到沈茹菁以为对方要毫不留情地拒绝的时候,他唇角一掀,“好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宋洵:老婆第一次主动约我。

沈茹菁:……

修了前文,大概增加了一两千字,总之大家多刷新,没到完结之前我也不知道我会修成什么样子……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